醉里梦生。

今日も空を眺めるのでしょう
この人生に意味があるのなら
教えてよ

【屠倚】冬量

哇的哭出来..!!!

鹤流_404 Not Found:

BGM:君自如意刀


1k5点文。 @醉里梦生。 李滴!
温温柔柔腻腻歪歪。
扎马尾的倚天有没有人给我画啊呜呜呜呜呜呜呜!想看!
灵感来自龙哥新皮肤。


.


  暖冬初过,正是寒食梨花时节。


  不知是不是嫌热,屠龙忽然把头发扎了起来。他本来就一头乱发,一扎更显得满头棱角细细碎碎,炸了似的。


  无剑看着实在难受,忍痛借出使用多年的绿檀梳,叮嘱屠龙:哥,您能好好扎个头发不?


  屠龙伸手随便扒拉两下自己的马尾:不必麻烦了,我觉得挺好的。


  无剑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 这人简直给脸不要脸。遂威胁:你头发这么乱,一点都配不上你那身骚气的黑衣。


  屠龙:我真觉得挺好的!


  无剑气到昏厥,拉他到镜前:你自己看乱不乱!头发扎成这样倚天也不嫌弃你。


  屠龙抱镜自赏,越看越觉得这身黑衣俊朗非常,极显得他丰神俊朗。顺口道:倚天还嫌我?他常年散着个头发,还不就是因为他不会扎。


  顿一顿,又陶醉道:哎,你别说,还真挺帅。


  无剑没懂:谁啊?


  屠龙哈哈一笑:当然是我啊!


  无剑:………………


  成,龙哥。您可以走了。


  无剑长叹一声——屠龙辣鸡直男,不可教也。


  遂摆摆手:算了,咱继续赶路。


  原以为就此告一段落,哪知第二天一大早,屠龙却跑来找她借梳子与发带。无剑疑惑:怎么,终于要好好打理自己了?


  屠龙道:哪儿啊,我是乘倚天没醒像给他扎个辫子。


  倚天比你起得晚?诓谁……无剑话说到一半忽然顿悟,为掩饰尴尬忙摸出条发带往桌上一放:喏。


  屠龙也并不多言,只道声多谢便走。窗外梨花挟春风,如落了一片月光。而屠龙黑衣红发,行于其中格外显眼。①


  他回了房内。倚天素来睡眠浅,听得脚步声渐近,便也披衣而起。他披风不过搭在肩上,月白里衣领口松散,露出锁骨犹带红痕。


  他显然是还没醒的。屠龙在床边坐下,顺手揽着人腰往怀里一带:还困?再睡会,无剑说今日不赶路。


  倚天皱皱眉,抬手揉揉太阳穴:罢了……再睡也睡不着。人却往屠龙怀里一倒,又控诉:睡晚了头疼……


  屠龙接话顺溜得近乎熟练:好好好,下不为例。他另一只手捻着倚天一缕发,笑问:只有头疼啊?


  倚天毫不犹豫给了他个肘击,咬牙切齿:今天就剁了你。


  去他的手足相残。


  屠龙很识分寸,闹醒了人也就松开手。倚天从他怀里撑起来,洗漱毕再进门事眼神已是清明。


  你过来,屠龙道。


  干嘛?倚天已准备转去屏风后更衣。


  屠龙笑:你头上落了好些花,我替你拈去。


  倚天自忖拗不过屠龙,只得过去坐在他身侧。腰又被人揽住,屠龙轻声道:你转过去些。


  于是倚天背向他,等了片刻忽觉颈后一凉。几乎下意识地要转头,一口热气却呵在耳边:别动。


  他叹口气。雪青色长发被挽起,头皮上是木梳划过的质感,发根有被牵扯的细微痛觉。


  终于屠龙松了手,扳过他的肩膀让他转过来。倚天肤白,长发挽起更显得他面容清冽眼眉如风。屠龙看着他怔了半晌,笑叹:你说怎么办啊。


  倚天莫名其妙:什么怎么办?


  此时早春二月,穿堂风携了柳絮残花,又带几分冷意。屠龙扎头发的技术有待提高,墨色发带垂下一大截,风一来便扫在倚天耳侧颈间。


  屠龙方道:又想你天天扎马尾,又不想你这样给别人看了去。你说怎么办啊。


  倚天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 这人好烦啊!


  干脆转到屏风后头换了衣服出来,屠龙却站在门口等他。见他过来,便往倚天发上别朵梨花。倚天不明就里,取下一看不由得失笑:哪学来的登徒子行径。


  尔后顺势把花别到了屠龙头上。


  屠龙:………………


  事已至此,必不能罢。他干脆拉着倚天到了梨树下,凉风一过便落了一头雪。


  屠龙忽轻声念:万化参差谁信道,不与群芳同列。


  倚天没听清,问:你说什么?…


无事,只是夸你。 屠龙笑起来。


  春风轻软,梨花作雪月。


  而你是第三种绝色。②




①梨花比作月,这个比喻不是我首创的。来源是汪曾祺,“苹果花才像雪,梨花是半透明的,像月光”。
②“万化参差谁信道,不与群芳同列。”这是屠龙新皮肤里挂在墙上的诗句…。
句子出处是宋代丘处机的一首词,《无俗念·灵虚宫梨花词》。
“第三种绝色”句,化自余光中诗。“月色与雪色之间,你是第三种绝色”。


以上全凭记忆……如有不准还请谅解。



END


喜欢的话给个评论吧!


这篇主要就是想写马尾天哥23333

评论

热度(2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