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里梦生。

今日も空を眺めるのでしょう
この人生に意味があるのなら
教えてよ

刽子手最后一夜

听说要删 我转了再说

草字花箋:


送给一只猪和一颗小白菜@辟星子青冢。 @醉里梦生。 







生命/何物/如植物劈走。*




清晨的时候他从地下室离开,从梦魇中脱身,在一望无际的漆黑里睁眼,细密的汗珠沿着他脸颊的轮廓滑落,他拉开客厅将光源密封的窗帘,光落了一地,延续到他脚边,覆盖在他手臂,可费渡还是觉得冷,好似还置身于寒冬,刺眼的光也不过只能带来效果如同蚍蜉撼树一般的短暂温暖。

费渡取了车,去了医院,熟练的找到了病房,看着病床上费承宇紧闭着双眼,呼吸声被各种仪器盖住,和死人一般安详。你到底是图什么呢?费渡心想。一辈子都在算计别人,折磨别人,最后还不就是落得规规矩矩的“死”这一个下场,真的没什么意思,不如给你找个牛眠龙绕的地方埋了也算是尽点你把我养大的孝心。他每每看到眼前的人,想的永远是无休止的折磨、死去动物的尸体、和那间永远只有黑暗的地下室——他想起母亲来。



“什么样的妈妈会掐着时间,特地把尸体,留给她的孩子呢?”



感情有什么实质性的用处吗?喜欢一个人就能够在他心里获得一席之地吗?吐露心声能够换来真心相待吗?感情这玩意儿实属吃力不讨好,有人付出一切换不回哪怕对方随意的一瞥,有人冷眼相待却还是有人前赴后继谄媚讨好。感情能够换成金钱吗,感情能够买卖吗,感情能够稍微现实物质一点吗?如果不能,那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?不过都是让人安心的做作。

他是真的累,不晓得如何权衡这一切,不晓得如何去付出真心,他在泥泞里摸爬滚打养寇自重从此难言兰臭,他甚至对于自个儿对于生命从来没有什么敬畏之心,认为世间万物诸多真理不过就是无病呻吟。后来费渡逐渐长大了,曾经的贸首之仇也没有再说的那么深刻,而仅仅是掩盖在了血管里奔流的血液中,一举一动都成了昭示。

再后来费渡遇到骆闻舟,他想他是看见了光明,看见了百草权舆,看见了颠倒红莺间绿苔,骆闻舟不啻是他世界里的一人元良。他想起他曾经去寺庙里见过当地闻名的僧人,虽然他不大记得他问了什么,但他还记得那人问他的话。



何处皈依?皈依何处?



那时他自然手足无措,无法回答,仿佛被看穿内心的目光穿透,试图东躲西藏。可现在费渡想起来,也不知为何,答案脱口而出——



何处皈依?皈依何处?吾心安处,吾爱之人。



他仿佛看见那僧人露出了然的微笑,身影渐渐淡去消失,声音却久久不散:
“菩提萨埵,依般若波罗蜜多故,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”






*出自《刽子手最后一夜》
文章里还有一句默读原文(。)
最后一段是出自般若波罗蜜多心经

评论

热度(67)

  1. 出岫醉里梦生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原來轉了也能保存的嗎 那我也轉
  2. RE:反舌無聲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与我立黄昏
  3. RE:寄身鋒刃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反舌無聲
  4. 醉里梦生。寄身鋒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听说要删 我转了再说